泡泡的物理属性能够解释语言模式
来源:Physical Review X发布时间:2017-09-07浏览量:954

【论文摘要】

The geographical pattern of human dialects is a result of history. Here, we formulate a simple spatial model of language change which shows that the final result of this historical evolution may, to some extent, be predictable. The model shows that the boundaries of language dialect regions are controlled by a length minimizing effect analogous to surface tension, mediated by variations in population density which can induce curvature, and by the shape of coastline or similar borders. The predictability of dialect regions arises because these effects will drive many complex, randomized early states toward one of a smaller number of stable final configurations. The model is able to reproduce observations and predictions of dialectologists. These include dialect continua, isogloss bundling, fanning, the wavelike spread of dialect features from cities, and the impact of human movement on the number of dialects that an area can support. The model also provides an analytical form for Séguy’s curve giv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geographical and linguistic distance, and a generalization of the curve to account for the presence of a population center. A simple modification allows us to analytically characterize the variation of language use by age in an area undergoing linguistic change.

 

科研圈

翻译 阿金
审校 雷鸣

一项新的研究发现,语言的模式能够通过简单的物理定律来预测。

朴茨茅斯大学的James Burridge博士在其发表的论文中运用物理学方法来预测方言是在何处、又是如何产生的。

他说:“如果你想知道你能在哪里找到方言以及为什么,可以通过泡泡的物理属性以及人们模仿周遭他人的倾向来预测其中的很多方面。

“模仿会产生一大片方言区域,在这些区域里会以某一种说话方式为主导。当方言区域互相交叉时,就会产生一种表面张力。表面张力令水油分层,也会让浴缸里的小肥皂泡泡合并成为更大的泡泡。”

“当人们相互交谈、彼此倾听的时候,他们倾向于让自己说话的方式迎合对方的语言习惯,由此方言就相互匹配了。因为人们的日常活动往往局限于有限的地域,所以人们会和自己周围的人保持一样的说话习惯。”

在数学系作研究的Burridge博士用现成的方法来研究方言,并形成了一套理论来解释国家的形成和人口的分布如何影响方言的演变。

上述地图显示在最早的时候,英国同时有三种不同的语言变体,随机分布在全国各地。随着时间的推移(从左往右)不同语言变体间的界线渐渐缩短。甚至可以明显地看到语言的分界线和内陆的河道以及海岸线重合。
图片来源:朴茨茅斯大学

传统的方言学家用“等语线”这个词,表示在语言地图上标示不同语言特点的区域线。

Burridge博士讲道:“等语线就像泡泡的边缘线,其中用以描述泡泡的数学原理也可以用来描述方言。”

“我的模型显示方言会从人口集中的地方慢慢向外扩展,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城市有自己的方言。像伦敦、伯明翰这样的大城市正在往外扩建自己的泡泡围墙。”

“这是为什么许多方言都有一个大城市作为自己的语言中心,而且城市越大,方言扩展的效果越明显。这同时也是新的说话方式往往从大都市的中心地带往外扩展的原因。”

“如果人们居住在城镇附近,我们设想他们跟从大城市来的人的交流要比与外省人的交流更频繁,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能够交流的城市居民人数相对更多。”

图中的每一条黑线都是Burridge模型创造的等语线。一条等语线就划分出了以某一特殊发音为主导的语言区域(比如单词bath中的“a”,可以考察不同的地区人们是如何发音的)。如果一个人来到了一个有许多等语线交织在一起的地区(比如连接布里斯托湾和瓦士湾的“南北线”),他就会感受到非常明显的方言变化。然而当这些线更散乱的时候,旅行者可能会听出更多逐渐变化的方言。图上深黄色的部分是人口更密集的地区。右图的人口流动性更高,人们会在家周围10公里甚至更远的地方活动,而左图人口的活动范围约5公里。
图片来源:朴茨茅斯大学

他的模型还显示了语言的界线久而久之会变得更圆滑,更直,这样就会让方言固定下来。

Burridge博士研究的出发点来自于其对空间模型长久以来的兴趣,他还认为人和动物的演化是可以预测的。Leverhulme信托基金会赞助其研究项目。

文章来源
https://phys.org/news/2017-07-physics-language-patterns.html

法律声明
版权所有 浙江温州科技馆 COPYRIGHTS© 2018(C) WZSTM ALL RIGHTS RESERVED